首页 > 地调专区 >地调资讯 > 英雄之路——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特写

英雄之路——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特写


325 阅读
2022-11-03

作者:自然资源部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XRBFTBIxp9VJG1ynxlztBg

两个镜头,跨越30年——

第一个镜头:在火热的建设年代。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六地质大队的热血青年们满怀找矿报国的激情,在坚韧不拔和创新突破中,让一座座金矿破土而出,一座座金铸丰碑巍然耸立。1992年,国务院授予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功勋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地质队”光荣称号。

第二个镜头:在欣欣向荣的新时代。2022年10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全体地质工作者回信,勉励他们大力弘扬爱国奉献、开拓创新、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积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加大勘查力度,加强科技攻关,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作出新贡献,奋力书写“英雄地质队”新篇章。

岁月如歌,记录下时代的进步变迁,也刻录下山东省地矿局第六地质大队(以下简称六队)这支英雄找矿队伍的英勇奋斗历程。几十年风雨兼程、跋山涉水,经历过曲折与艰辛,拥有过光辉与荣耀,始终不变的是为国找矿的初心和不辱使命的担当。

“国之大者”,靠奋斗践行

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矿产勘查开发事关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黄金,这一贵金属资源,除了有储备、通货的功能,在国防工业、航空航天、电子仪表等领域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是重要的战略物资。

“国之大者”,要靠奋斗践行。1957年,党和国家发出“大力发展黄金生产”的号召。1958年1月,一支“建设时期的游击队”挺进山东省招远市的深山,受命组建胶东第四地质队。他们就是六队的前身,任务只有一个:为新中国找黄金。

胶东招远,有着上千年的采金史。近代以来,因遭受掠夺式开采,当地的玲珑金矿田已是千疮百孔。面对百业待兴的局面,六队的先驱们不畏牺牲,摸进百年老硐,走入荆棘险峻、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在玲珑金矿田发现含金石英脉48条,让这里再现生机。

1962年,周恩来总理发出指示:“要在全国寻找金矿,增加硬通货储备”。1964年3月,六队史上著名的“九曲会战”打响了,700多人进驻,用老乡家的牛棚、磨房当宿舍,人拉、肩扛,把笨重的钻机安装到海拔600多米的山上。“一台柴油机就得50个人一起扛,80多个人用绳子往上拉,稍不留神就会机毁人亡。”刘振明是建队后引进的首批大学生之一,如今已是鬓丝斑白。他回忆说:“当时抬油桶,需要3到6个人抬到山顶,再把油桶拴上绳子,让桶往下滚,地势平的地方用脚蹬着往前走。”

 

一张泛黄的照片记录了那段岁月。照片里,队员们在搬运设备途中休息,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不出当时正遇到了寒风凛冽的天气。1965年,六队“九曲会战”告捷,为新中国探获一座18吨的大金矿。

1964年初,六队探矿人员在九曲矿区钻探施工,当时运送钻探设备全靠肩扛人抬。图为寒风刺骨的冬季,机关及一线人员100余人往20多度陡坡上搬运设备休息时的场景。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说的不仅是逢山开路、披荆斩棘的艰辛,更是从空白中创业的苦心孤诣。李宏骥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六队工作。他印象最深的工作,是把苏联地矿专家别捷赫琴的著作读透后,从胶东地区金矿近矿蚀变岩石命名做起,译定像“黄铁绢英岩化”等自主、通俗、统一的术语。几十年后,六队先后三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用实际行动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而论文的第一笔,就是这样写下。

1979 年,六队二分队队员在栖霞一矿区讨论地质现象。

从招远建队、玲珑报捷,到探获国内首个特大型蚀变岩型金矿,再到率先实现国内“攻深找盲”战略突破……六队不忘初心、矢志奋斗,探获三山岛、焦家、寺庄、纱岭、水旺庄等14个特大型金矿。建队以来,六队在胶东地区累计探获金储量2620吨,占胶东地区已探明储量的一半,使该地区成为世界第三大黄金富集区。

20 世纪 90 年代,六队大口径钻探施工现场。

这组数据是具象的,也是鲜活的,它凝结了一代又一代六队人的汗水。“只有不断加大勘查力度,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展现新作为,才能增强我国资源生产能力。六队人愿意为祖国探获更多矿藏,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作出新贡献。”六队大队长丁正江说。

找矿突破,以科技引领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回信,对我们弘扬优良传统、做好矿产勘查工作提出殷切期望。我们要切实担负起使命,报国不是嘴上说说,而是要担当得起,得有真本事。”李宏骥的话语,掷地有声。作为焦家金矿发现者和焦家式金矿理论提出者之一,他曾获得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1966年~1969年,李宏骥和队友们在莱州三山岛探获了一处特大型蚀变岩型金矿,提交黄金储量61吨。上世纪70年代,他们在三山岛以东20公里的焦家村,探获了规模更大的同类型金矿。通过对这两个赋存在大断裂带的蚀变岩型金矿进行深入勘探研究,他们创立了焦家式金矿成矿理论,打破了“大断裂带只导矿不储矿”的传统理论,标志着我国金矿勘查实现重大突破,在国际地学界产生了深远影响。

1985年,《焦家式新类型金矿的发现及其突出的找矿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截至1992年,六队运用这一理论提交的黄金储量占全国三分之一。

1985 年,六队五分队队员进行野外填图。

世纪之交,胶东地区地表以及浅部金矿资源基本开发完毕。200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提出了“东部攻深找盲”的方针,六队也拉开了深部找矿的序幕,找矿深度超过500米,达到1000米乃至2000米深度。

这一历程中,焦家式找矿方法大显身手。最令人喜闻乐道的,就是结出了胶东“五朵金花”。“第一朵”是寺庄金矿——储量51.83吨的深部金矿,2006年9月,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表示祝贺。寺庄金矿的发现,坚定了六队“攻深找盲”的信心与决心,也促进六队总结深部成矿规律,提出了胶东金矿“热隆—伸展”成矿理论和阶梯式成矿模式,进一步发展了焦家式金矿成矿理论。在创新理论指导下,从2007年起,六队在焦家带相继探获了焦家深部105吨、朱郭李家126吨、纱岭389吨、前陈—上杨家60吨,4个特大—超大型金矿。“‘五朵金花’总共提交黄金储量732吨。至此,焦家带金储量规模达1000吨以上。”六队副大队长周明岭说。

2008年,六队在莱州焦家矿区深部探明一处105吨特大型金矿。

 

2014年,六队的《胶东金矿理论技术创新与深部找矿突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招远市水旺庄矿区金矿勘探项目入选中国地质学会2021年度“十大地质找矿成果”,标志着我国第三条千吨级控矿断裂带——招平断裂带诞生。

“队史上这几项重大成果证明,找矿理论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千万不能故步自封,只有不断丰富找矿理论,才能实现找矿突破。”李宏骥说。

当前,六队持续加强科技攻关,参与建立新类型黄铁矿碳酸盐脉型金矿床式。这是继焦家式蚀变岩型之后,又一具备寻找特大型金矿的新矿床式,为胶东地区和全国的深部找矿明确了方向、提供了支撑。

找矿突破中,六队的勘探技术得到了极大提升。早在寺庄等特大型金矿床详查工作中,他们运用信息集成技术,攻克了深部探矿施工技术难题,创造了超深、超径、超斜等多项纪录。

随着深度加大,钻探设备和工艺也面临着极大挑战。水旺庄金矿在勘探之初,钻探施工已达地下2000米仍然触及不到矿体。队员们又向地下3000米发起尝试,攻克了漏失地层封堵、金刚石钻头寿命低、卡钻等深孔钻探技术难题,最终成功探明储量。

2019年11月,由六队董泽训任技术指导的山东省代表队,在第二届全国地质勘查行业职业技能(钻探)竞赛决赛中勇夺团体第一和个人第一。目前,六队的钻探进尺达到500万米。六队施工的超3000米钻孔有3个,超过2000米的钻孔达93个。“要充分利用这些数据,以大数据技术,为深部金矿开发提供量化、精准化的信息。”周明岭说。

践行科技自强自立,六队牵头组建了自然资源部深部金矿勘查开采技术创新中心、山东省深部金矿探测大数据应用开发工程实验室等科创平台,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山东大学、山东黄金集团、中国地科院等开展合作,由侯增谦、邓军等院士指导,设置了20余项开放课题。“我们将更加注重金矿勘探工程应用,为打造胶东万吨级金矿资源基地提供技术支撑,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写在大地深部。”丁正江说。

时代之问,以探索作答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抓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建设迈出重大步伐。六队坚持做绿水青山的守护者、生态文明的建设者,加快推动构建“大地质、大资源、大生态”工作格局,充分发挥公益服务职能和专业技术优势,主动肩负起保障能源资源安全和服务生态文明建设的使命。

2009年,六队队员在青海大柴旦矿区进行金矿普查作业。

“绿色勘查是矿产勘查领域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是实现绿色矿业发展的基本要求。”丁正江表示,六队将绿色发展理念融入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把“生态保护第一,尊重群众意愿”作为纪律要求,全面推进绿色勘查。

为此,六队优化勘查手段,加强找矿后的生态恢复,力争将地勘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通俗地讲,我们来之前什么样,就要恢复成什么样。比如,我们要使用专用的泥浆池,使用大量润滑油润滑钻机,工地要铺设防渗胶。完钻后,要带走所有东西、努力恢复原状,不增加资源环境的负担。”丁正江介绍,他们也为合作企业绿色矿山建设提供设计和技术支撑。

六队主动融入地方,与驻地山东省威海市政府联合组建了地质勘查与地质灾害技术指导中心,对临港区矿山、里口山矿山开展整治修复,承担了当地半数以上的生态修复治理工程。

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六队掀起“绿色风潮”,在做精做强找金主业基础上,开拓了海洋地质、农业地质、城市地质、清洁能源勘查开发等应用领域。

多年来,六队相继完成了山东省农用地土壤污染详查、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重点规划区1∶5万海岸带综合地质调查。2019年起,六队积极开展地质工作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专项行动,帮助烟台、威海等地解决了10万余人的饮水和4万余亩土地农作物的灌溉难题。

为助力山东打造海洋强省,六队积极开展威海市鱼礁型海洋牧场建设地质环境适宜性评价,以海岸线至20米等深线所涉及的海域为重点,分析鱼礁型海洋牧场建设的水质、底质和水动力环境,为海洋牧场规划建设提供科学依据。

在落实“双碳”目标方面,六队积极推进清洁能源勘查,开展了山东省大地热流测量及热源机制、胶东地区典型地热田流体地球化学特征及成因、山东半岛干热岩型地热靶区评价等多项地热科研项目,摸清了威海市的地热资源家底,率先建立了省级基础地热参数数据库。

“2018年,在招远—栖霞—蓬莱地区深部地热资源调查中,在地下1356米处探获126.8℃的高温岩体,是国内同类型地热资源在同深度探测的最高温度。”六队地热项目有关负责人钟振楠介绍。

“2015年,我们在青海木里地区完成了国内第一个陆域可燃冰勘探孔和3个试采孔的施工任务,创造了连续点火时间23天的纪录。在海拔5300米的西藏羌塘地区完成了国内最深的冻土区天然气水合物调查评价钻孔,孔深达到1011.36米。”董泽训团队陆续开辟了可燃冰、油页岩、科钻、地热等新市场。

 

多年来,六队凭借过硬的专业技术,积极投身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充分彰显了新时代“英雄地质队”的风采。

家国情怀,用使命点亮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着富饶的矿藏……”《勘探队员之歌》在新时代依然嘹亮。

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如今有的六队第一代建设者已经故去。当年,他们怀着理想爬冰卧雪,在山川荒野中挥洒汗水。现在,“三光荣”“四特别”精神依然一脉相承,已经融入六队人的日常,新一代默默坚守,将个人的生活、队伍的发展、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2005年,董泽训带队到青海格尔木野马泉矿区钻探施工。到了10月,当地气温降至-20℃,他们住在海拔3800米的帐篷,从工地到山下小镇,单程就需5个多小时,每半个月派人下山采购一次生活物资。生产生活用水要从30公里外的地方运回来,来回要4个小时。为了节约用水,他们每天只用一茶缸的水洗脸。高原反应加上过度劳累,队员们经常头疼、胸闷,嘴唇干裂,声音嘶哑,严重的时候吃不下饭。“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标准更高,我们在高原上立起‘英雄六队’的旗帜。”董泽训说。

2010年4月,董泽训的母亲去世了。为了赶项目进度,他在家忙碌了5天,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就赶回了青海。“父亲年近80了,每次看到父亲,我的心里满是愧疚。我是地矿子弟,这份工作的特点和艰辛,不用和家里多说,他们都理解。一句话,完成使命,无私奉献。”董泽训说。

六队人常说,地质队员有两个家庭,大家庭在五湖四海,小家庭长留心底。远离父母妻儿的苦楚和为国找矿的担当,大家感同身受。

李宽是董泽训的徒弟,在第二届全国地质勘查行业职业技能(钻探)竞赛中个人成绩排名第一。与记者连线时,他正在贵州赫章的山沟里执行铅锌矿钻探任务。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喀斯特地貌。这里有我以前没有钻过的硬、脆、碎岩层,不时还会打到溶洞,面对这样的复杂情况,我们就是要敢打硬仗,磨砺技能。”李宽说,“现在的设备、条件保障比老一辈好太多了。但搞地质的特点就是在野外,山河依旧,筚路蓝缕、栉风沐雨始终如此,该吃的苦还是要吃。”

“预计这个项目完成后,可以增储200万吨,这个矿储量会从国内最大升级为亚洲最大。”谈及项目,李宽言语中满是自豪。

近年来,六队响应“一带一路”倡议,远赴刚果(布)、苏丹、塔吉克斯坦等开展工作,经常要跋国外的山、涉国外的水。

一年半前,六队的青年技术骨干张朋与13名同事一起被派往苏丹开拓地勘市场,现处于努比亚沙漠边缘。记者在与张朋的连线中,感到他非常乐观阳光:“我们刚来时,这里的气温达到46℃。大家开玩笑说,在车盖上打个鸡蛋,一会儿就熟了,也挺好,省衣服了,一年四季穿夏装就可以了。”

但是他们的辛苦许多人并不了解。“我们距最近的城镇有120公里,因为语言不通等原因,去买东西时,要充分利用肢体语言。”张朋说,“大家现在实行三班倒,出野外时要凌晨三点就起床,只有那时气温还不那么高,赶在中午前回来,下午搞内业。”

踏实的作风、超高的效率、专业的素养,让这支队伍得到了国外合作方的认可和当地政府的高度评价。“可以说,我们在苏丹的成功实践,是响应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范例。”周明岭说。

六队大部分人都是跑野外出身,有的家庭已是三代地质人。在外苦点累点都能扛,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人。为了让在外打拼的队员们没有后顾之忧,六队领导“一对一”结对子,经常与驻外队员家属唠唠生活状况,问问孩子学习情况,第一时间协调解决家中的“急难愁盼”事。

2005 年冬,六队寺庄深部探矿大会战现场。

“地质队员不敢谈家庭,一谈就落泪。我也是跑野外出身,后方要做的就是让驻外的队员放心,尽量减轻他们对家的牵挂和愧疚。”丁正江说,当年在野外一想到这个是国家任务,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干出点成绩,为国家也是为小家。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英雄无言,再启征程。


编辑:张凡
校对:马微
审核:梁忠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文中观点仅供地学爱好者参考,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